分卷阅读61(1/1)

    她的难得傻憨与活泼样却让忧愁的气氛瞬间消散,方渝也才忽笑地来说:

    「你喔!不知对于这一就特别的傻气,一都不像平常霸固执的你。」

    「这不就才是真实着你的我,走吧!该好好放松一,你在学校的工作不也很累吗?」

    听着她的说法与贴,方渝地让她就这样牵着手带着她,而关的时候早已有她安排好的随从人员,切地接待她俩。

    一抵达这数日要待的饭店,便有数名穿着正式和服的侍女前来门迎接,其中领的看似阅历丰富的中年妇女先行踏于前方并于俩人面前低行礼完后并抬起柔声地说:

    「迎您和您的妻的来到,葵大小!还有葵夫人。」

    说的一好中文音调,葵亚晨连忙上前扶起地说:

    「田中姨您就别这么客气,叫什么大小,您就别这么把我当客人。」

    「这可不行呢!所谓的服务业就是得将来到客人每位都一视同仁,才不违背我们的原则!」

    拗不过她的原则,葵亚晨只好乖乖地被她恭敬地带领着,俩人来到偌大的和式房间

    「这是我们葵旅馆的贵宾房还请二位慢慢使用其设施,若有任何需要服务那边有室电话可拨打。」

    葵亚晨回应其介绍,毕竟是自家旅馆说有什么设施也早已相当明白,当服务人员退离房间后,还有个人还回不过神,那眸里完全透着所谓不可思忆的神。

    葵亚晨走近她旁,双手将她怀抱而住,像撒一般的轻柔说着:

    「难得来到这里说什么也该来泡泡温泉,你说是吧!渝……」

    边说着边于其耳边呼气,令的方渝猛然地害燥起来,双颊红透地说:

    「你…….想泡就泡啊!」

    「我是很想泡啊!但你得陪我囉!」

    虽说俩人已经生活已久,所谓的肌肤之亲早已不数次,彼此间的亲暱早已不会在害羞才是,不知为何当晨今天提到的时候,她又忍不住胀红的脸起来,难真是在外地旅行真有兴奋吗?

    不知是否是瞧的她的,葵亚晨将她一把抱起走房间有着的汤屋。

    当葵亚晨将她轻柔地放于汤屋的地板上,双手自动地帮其褪去衣时,方渝害羞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地双手住她的手说:

    「我自己来啦…..」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可是衷为我最亲的老婆大人服务喔!」

    葵亚晨霸地才不她呢!将她的小手缓缓地放,慢慢地温柔地帮她解开上衣的扣,为她脱去地像极拜的崇拜眸直探着这躯,看的就算与她有过无数次亲密接的方渝也早已害羞万分。

    「换我帮你…」

    方渝也有样学样地帮她褪去衣,等俩人都时,葵亚晨牵着她手让方渝坐于一旁要冲澡的小椅上,自己则开启莲蓬的开关测一的温度,沾巾为其,动作温柔,那般的轻柔,方渝也闭上享受着这一刻她给予自己的贴。

    葵亚晨将其洗净后,让她先行温泉泡澡,自己则也迅速地冲个,才与之一同泡澡。

    「渝……..」

    「怎么了!」

    被气氤氲裊裊的愉悦气氛所迷惑的方渝,慵懒地回应她的唤叫,葵亚晨将她拥怀里,轻声地说:

    「以后……你还会陪我来这里吗?」

    「当然会啊............你以后来几次我都会陪着你来,次也可以带心儿来,不然她都抱怨放她一个人…..」

    想起那小娃儿在机场送机不舍的可小脸,方渝就有对不起她。

    不让她有机会多想些什么,吻上她的,葵亚晨厮磨的享受着她的甜,方渝也地回应着她。

    「嗯………..渝…………」

    「嗯……..」

    俩人于缠着彼此躯,用着最真切的心恋激动,一次又一次地为着彼此创造着的巅峰。

    激烈后的俩人泡完温泉,穿着浴衣的葵亚晨也将的方渝抱回房间,让她渝和式椅上喝休息一

    过了一会,肚饿了的俩人拿起房线电话后,旅馆的服务人员迅速地将晚餐送来,俩人慢慢地享用完致丰盛的日式怀石料理后,稍休息样方渝呆望着窗外的雪景,小啜着清酒的葵亚晨放酒杯,走近方渝的旁坐并伸手环抱着她的双肩,慵懒的倚赖其上不停的将吻落,葵亚晨忽然地开地打破着这宁静小时光。

    「渝………我说如果,如果…………」

    「?」

    「如果我某一天真的离你而去,你会一个人的跟着心儿活着,对吧!」

    面对她突然没没脑的询问,方渝转过,直视其颜,满脸疑惑地问:

    「晨..........你怎么了!为什么你今天都在问这问题呢?怎么了吗?」

    「你别想,我只是说如果………..而已!」

    「你别说那话,现在不是都好好的吗?」

    她的话语令着方渝有些不安,好似在宣告着些什么的来临,这一刻她不希望有这一丝可能发生,察觉方渝的绪变动,葵亚晨双手拥抱着她,真挚地要她别多想仅要她的承诺地说:

    「我是说如果,我希望你能跟心儿好好的生活,答应我好吗?」

    「晨…….你怎么了?」

    「答应我好吗?这是我这一辈对你唯一的请求,渝………」

    面对她突来的请求,方渝不知该如何回应毕竟这一切都太过奇怪,的她难以说

    「我…………」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

    她的犹疑与停顿,葵亚晨为了不让她有多想的机会,仅是覆上她的,双手不安份地为其褪去浴衣的束缚,探寻她最真挚的盼望,瞬间被占满脑海的方渝只能随其动作与抚享受着她带给自己的愉悦,抚摸着柔双峰,大手慢慢地落于私,轻轻地拨想玩耍般地戏暱的坏心。

    「晨….晨……..嗯………嗯……」

    大手不停地挑逗着那早漉漉的更是不停地探索她的香味,不停地吻落于她的任何一,珍惜地落属于自己的印记,证明这辈她是属于她的。

    「渝…….」

    方渝被地难以自制地,双手仅能地抓住她的背受着葵亚晨带给自己的与占有。

    受着她的一切,葵亚晨缓缓地将手指她的径之中,彷彿脑袋像爆炸似瞬间她的尖叫声也随着其动作越来越大声,直到猛然地间方渝与葵亚晨一同到达愉的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