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1/1)

    当老师与母亲的十足耐心,慢慢地让的她接受她,接纳她,甚至与她分享过去一切,方渝也愿意倾听,导致现在她只听方渝的话,反而叫她都不加母亲二字,反而直呼名字,这一她真的把她坏。

    「好啦!既然今天是如此开心的日,苏菲阿姨可是煮了一些大家吃的菜肴,赶快过来吃吧!」

    打着圆场的苏菲阿姨急忙来说话,才让得这闹的一乖乖走向饭厅。

    就这样一家五,开心愉悦地走至饭桌吃饭,葵亚晨吃着饭瞧着每个人吃着饭,彼此谈着,互相关心,真的在心瞬间满意而所谓幸福,这幸福真让她得来不易,真的很怕消失。

    或许是有默契地注意到她的神中透着一丝丝的不安,方渝为她夹她吃的菜肴并对着葵亚晨如同安抚的气一般说着。

    「晨,想什么呢!来这个咕咾是你吃的。」

    「嗯…….没事!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我真的很幸福。」

    「我何尝也不是,你只要好好的陪伴在我们大家的边就行,其他就别想那么多。」

    「是…..老婆大人!」

    结束探视并与她老人家生活约两礼拜后,三人一家便回到台湾,除了被医生待要生活作息正常,不准熬夜,更不能劳工作,同时间家里又有两名唸的亲人,看似无奈又拿她俩没辙的葵亚晨逐渐地降低自己手上的工作量,每天都准时班更别说一定会乖乖地去接她的女儿,葵心课然后一起回家吃着方渝所煮的味菜肴,一起度过幸福且得来不易的满家生活。

    只不过……似乎老天爷并不愿意如此善待她….

    当着葵亚晨乖乖地定期回医院的复诊与后续追踪却让她忽然间得知一件事,可她这一件事却也是不能也不愿对某人说明,因为那是一件会让她更加难过,难以承受的事

    「晨……你真的要这么吗?」

    难得地三人聚餐,泰茉安一脸凝重地询问,一旁的郁凉也是面有难地跟着说:

    「但……..你真的不再考虑一吗?」

    「没什么好考虑的,这是我在收养她时候就早已设想过的事,现在只是更肯定的我当初的决定而已。」

    「可是这不是说给就给不是吗?」

    「或许是天意,或许真是缘分,我已经去过血对,答案是合适的,只是她还得再等两年后结构才能适应我的心脏才能那手术。」

    将自己偷偷去过的结果坦白地与好友们告知,只不过听到这消息的俩人并无过多的开心,反倒是五味杂陈难以言喻的矛盾

    三人沉默的空间里,郁凉首先接着说:

    「我知心儿对你跟对老师都是相当重要,但这件事你没跟老师商量吗?你就这样自己决定。」

    面对好友的提醒,葵亚晨沉默不语,她怎能说呢!她怎能对曾如此冀盼着能与她相守一生的约定再次破碎,让她泪盈满颊,她………无法说,仅是皱着眉应是挤话来说:

    「我会找时间跟她说的,但……不是现在!」

    「晨,你………..」

    拗不过好友的顽固个,说什么都不改变的讨人厌的格,就连到了生命关的剎那也如此表现,这一令她俩真的相当讨厌却又是令她们欣赏的。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们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你要记住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帮助你的,甚至是你的家人,因为她们也是我们所珍的人。」

    「谢谢你们……..」

    「说这话,真的很不像你呢!小晨………可是.........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你!真的很不公平………呜…….」

    「小凉........你别这样!这样连我都会忍不住………」

    「你们俩个...........别这样!生死有命,只不过老天爷还是有眷恋我,还是让我涌有了这段短暂好时光,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更何况有你们也是这辈难得的缘分与福气!」

    「笨晨…………说那什么话!现在才开始说好听话,来不及了啦!」

    看着双双好友的激动绪,葵亚晨仅是笑笑地说着自己难得表现来的柔和表,毕竟前的俩人可是陪伴自己数十年的好朋友,说什么也得将未来托付于她们,无论是她抑或是她。

    时间又过了一年,急转直,病恶化的噩耗忽从英国传来,葵亚晨她们也是急忙起程前往,这一次在她老人家辞世时边最亲的孙女与家人们都是群聚一起,所以是微笑的离开。

    伤心地办完的简单丧礼,葵亚晨也遵照当初留来的遗言将她的骨灰带回台湾与母亲一同存放,完成她老人家最后的心愿。

    绪哀伤埋众人心,方渝明白无论她装的多么心不舍与悔恨的一切一切的绪她都能了解。

    纵使在夜里,她的啜泣与哀伤,方渝始终陪伴,除了给她满满的安与怀抱,这也是她唯一能替她之事,但纵使带着悲伤与遗憾,活着的人还是得为去那世界的人好好的生活去,这样才不枉此生。

    这段伤心难熬的日里有着方渝的陪伴还有女儿的古灵怪,葵亚晨渐渐地从失去的悲伤中振作起来。

    这一天,葵亚晨将心儿托付给裴昀希暂时住她们家数日,因为过几天便是她俩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葵亚晨好不容易说服方渝可以不带葵心门,谁叫为预防心儿这女儿的跟随,好不容易跟她用个约定来跟她达成协议,所以这次才能好好的俩人的难得相,而这次她们决定好目的地,便是一同再次前去许诺言的日本。

    飞机飞了三个多小时不算太久的飞行时间,抵达了北海的新千岁机场,一飞机就受到寒意袭来,毕竟现在又是大雪纷飞的十二月,又与当时的场景有如剎那间般的相似,但现在旁正有着牵着手的伴侣,但方渝又忍不住地叹地说:

    「不知为何……..又重新回到这里慨总是涌上心。」

    怎能不知她话中叹之意,过去的开端也算是由此展开,少年时冲动的举动,却也换来她的真心,只可惜后来被无奈的命运所捉,葵亚晨握手,要一旁的方渝别愁着一张苦瓜脸,明明这次好不容易说服那位小跟班乖乖留在台湾,让她俩人能够门旅游。

    「渝….开心,过去这里不也是你我相的开端,所以我很开心再次回到这里。」

    察觉她异于平常的,方渝忽然觉得今天的葵亚晨就像个开朗活泼的小孩,所说的话若不认识够刻,会觉得她与葵亚晨就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别人,只不过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