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2(1/1)

    海,久久不能自己………

    当她沉沉地疲累熟睡,葵亚晨这一刻是清醒的,望着她的脸庞,珍视的神,彷彿这一生的时间看不够似,这宁静的空气里却瀰漫着一淡淡的哀伤。

    「渝............我好你,我真的好舍不得离开你………….」

    当假期结束,俩人回国后,葵亚晨知自己的状态越来越差,却也努力撑着保持着如同之前一般的模样不让方渝受到异样,直到这一天方渝一如往常地班回家煮饭等待着她俩的回来,只不过越等待却也只等待到奔赴医院的难过与悲恸,这一刻她才终于发觉当时在北海晨话中之意………….原来是指……预告。

    这到底是第几次了!她最的她静静地躺于病床上,而这一次真的令方渝有说不的极度不好预

    一边听着林叔的说明,一边还有早已知她病又再次复发的那二人,方渝说不责怪她们的隐瞒,她知一定是晨不愿让她们说怕知后的自己会难过,只不过现在她却比任何人还心疼总为她着想的她。

    或许是知葵亚晨的时间似乎不多,众人乖乖地将空间与时间留给她二人,这时葵亚晨也稍稍地睁开,困难地开说话时便看见早已预料却又不舍的画面。

    「渝………别哭!我这人怎么总是让你哭呢!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我只是…….好你!」

    方渝握住她的手,脸颊上的泪早已不停的落,止不住的哀痛,看着她的病容,只想不断说着语,让自己能一直注视着她,别轻易地闭上

    「我好想一直跟你说     我你,我真的很你,求你别离开我………」

    泪早已毁坏溃堤,这一次多盼望能用着任何话语来惋留她的意识,属于她的一切。

    葵亚晨缓缓地举起手,想拭去她那止不住的泪,嘴里也缓缓开地说:

    「别哭…..渝……..你还记得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吗?」

    或许是不愿让气氛如此哀伤,方渝提起些许神,开玩笑地说:

    「记得,当然记得你这趾气昂的千金大小。」

    「我才....没有呢!那个只不过是要故意表现给你看,其实……..那只是要引起你的注意罢了!」

    葵亚晨越说越疲惫,但仍想唤着她的名。

    「渝…….渝……」

    张地握住她的手的方渝慌忙地赶回应。

    「怎么了!」

    「我好像有睏………..但我还不想睡………」

    手无力地,被方渝地握于手里,这一刻她只想好好注视着,不让她轻易闭上

    「晨……我知,我也不想你睡…………」

    但…….纵使握的再的不愿放手,葵亚晨仍敌不过病的侵蚀,睛越来越重,话也越说越无力。

    「渝…………我…………好累!」

    方渝握住葵亚晨的手,泪早已不停的落,心早已像被撕裂般的痛苦,这一刻她知……..终于来到!

    这一辈葵亚晨一直走都得很辛苦,现在好不容易俩人可以生活在一起,但……老天爷给她们的时间却如此短暂,她真的很怨叹却也无可奈何,现在她仅能陪在她旁,告诉她说:

    「晨………累的话,就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真的吗?永远陪着我……….」

    「嗯……….我会永远陪在你边!」

    「渝…….谢谢你,我好你…….真的真的好你!」

    「我也是………我一直着你,无论过了几辈,我都会找到你,着你。」

    语落,葵亚晨缓缓闭上,生命显示上的数字忽然停止,方渝崩溃大哭,

    「晨………….」

    不断唤着最珍贵那人的名,但床上的她却是沉沉的睡去,方渝仍不想放弃,她不想放弃这样就让她离去边,只可惜..............当林叔行急救后,仍向其摇摇,面悲伤的神

    「小晨……..她走了!剩的你要好好地为她活去,懂吗?」

    或许是过份悲伤的影响,说着林叔早已眶泛泪地快步走病房,为医生他早见多生离死别,但这次是他最宝贝的姪女,白发人送黑发人这肯定是他这辈最痛苦的事之一。

    现场陷一片寂静,一旁的泰茉安与郁凉,早已泪满面,这结果却也是他们早已了心理准备,只可惜太多的准备也无法接受这瞬间的冲击。

    方渝缓缓地走到她的旁,瞧见她是展微笑地容颜,心里的难过也减少了几分,她明白…………这一切晨……..早已接受,这一次方渝不发一语地只是坐于她的旁,握住其手,靠着她的,就像一幅画般安静地度过这一刻。

    数日后,在葵亚晨的葬礼举办时,方渝才被告知原来晨在她的生前早已安排好后的一切,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那便是将她自己的心脏移植给心儿。

    方渝面对最的她竟然愿意将自己最宝贝的心脏给心儿,代表着她多么盼望她珍的女儿能够继续把她的生命延续去,这一她说什么都再次为晨到心疼,外表总是如此霸冷淡无所谓的她,总每个人设想,一袭黑洋装,方渝脸上多了名为憔悴哀伤的神,每个好友们都来与之说话,她也得打起神,因为她知她的晨说过……………她最喜的便是她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这一次她也望着她依旧地笑着…………!

    数年后…………….

    「心儿……..别跑那么快!」

    温柔唤着奔跑的女儿,满心的担心仍充满着

    「渝妈妈…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七岁小女孩了!更何况人家想赶快去看,曾祖母,还有晨……..」

    方渝经过岁月并无让它残留过多痕迹,反倒是令人有成熟韵味的雅,缓步走向她们的所在,这一天是她的忌日,方渝捧着束来到她的面前。

    一隅宁静的小草原,在最显目的大树伫立着三座墓碑,她俩走到面前时缓缓将带来的束放

    「母亲,,还有晨……..我们来看妳们了!

    这是她去世刚好一年,在墓碑前似乎是有人已经来过同时也放了数束束,只不过当心儿一看其中却有个东西,好像是信,心儿一看便将她拿至方渝的前。

    「渝妈妈……这有要给你的信!」

    看着心儿拿过来的信,瞧着封面的字迹她便明白这是她写的。

    彷彿是像第一次收到书般的悸动与迫不及待的心,方渝将其快速打开,阅读其容,一看完泪便的落,无法遏止。

    瞧着母亲忽落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