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1/1)

    」

    「我………..路。」

    小女孩脑袋似乎仍于震惊的状态,仅能重复唸其尾语的字,葵亚晨明白她的突来的脑袋转不过来,难得地细细用温柔嗓音地接着说:

    「嗯........既然让我看到你的那一面,更既然我把你当女儿看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会活去的,这是我给你的保证。」

    葵亚晨的保证就如同钢钻般如此决小女孩也明白自己的境,虽说是突然的决定,但….她知为了活去,她得依靠着前的名叫葵亚晨的女,还有一旁对待她温柔的新母亲,方渝。

    象是接受新的份,新的家人,转动着有着蓝眸的葵心表示其答应。

    方渝瞧其二人之间动地气氛,她也稍微明白为何晨要将她带回,为何要将她收为女儿,今天就照她的心意,看着前有着黑发,脸又象是混血儿般的可,特别是刚才洗澡时有注意到其瞳孔散发着蓝,相当的漂亮,又是个相当文静的小家伙,让的自己也相当喜

    两个月治疗过去,今天午便是医院给报告的日,三人一同于病房等待着等会儿主治医生林叔的到房详细说明。

    不知是经过两个月相后,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显的改变,葵心总黏着方渝令的葵亚晨总也像个小孩似也一般,只可惜小孩总是占赢面,谁叫她可的能掳获众人的心。

    只不过看着葵心能对她俩敞开心房,这也算是好事之一,至少从现在开始她有着她俩的依靠,不用像着当年自己所经过的惨况。

    「晨………在想什么,别担心…….我相信报告一定会是好的!」

    瞧着她突然陷沉思样,方渝握着其手掌心地要她安心,这时一旁的葵心也上葵亚晨的上也学着方渝握着其手。

    「晨……..一定会好好的。」

    手掌心传来的温度,还有听着她童言童语的声调说的话,虽然她这女儿都直呼其名讳,却也无所谓,葵亚晨能受到她俩的关心,或许一刻是生是死的决定,她也无所谓了吧!

    房门轻敲数,便被打开走数名医护人员,其中林叔便是走于最前的人,手中拿着报告书,空气瞬间凝重起来,过了一众人坐于沙发上,林叔才缓缓地翻开地快速浏览一遍并说:

    「小晨……从报告显示来看这次治疗的效果相当显著,癌细胞并无扩散迹象,恭喜你,但你的生活还是得不能过份劳,需要好好休息与补充所需营养素。」

    一听到是好消息的瞬间每个人的心总算是落颗大石,这时心儿突然地开说话:

    「心儿……..也会帮着渝妈妈盯着晨的,不让她一直工作。」

    或许是放轻松的气氛,心儿的突然话让整个气氛才缓和来,方才还绷万分的方渝这时也开心地笑着应答。

    「心儿真,不像你坐在上那个不听话的人。」

    「你俩母女你言我一语的本没给我说话机会嘛!」

    葵亚晨听到治疗况是相当良好的并无再次给她失望的答案,证明老天爷还是舍不得让她离开方渝,这时心也是相当愉悦的同时也跟着一旁的两母女斗嘴起来。

    看着这一家和乐的模样,一旁的林叔也跟着染此氛围而微笑起来,只不过这份报告却有一让他相当在意,就是白血球的数量似乎比治疗前还多了一些,但或许是只是治疗刚结束的小异状它并无在意太多。

    「好啦!这一家既然治疗都结束了!就不用再待在这讨厌的医院,不是吗?小晨。」

    「谢谢林叔,我一直都让你担心。」

    谢林叔期以来的细心治疗若无他的话,今日葵亚晨哪能获得如此幸福,这生谢是葵亚晨的肺腑之言,瞧的这姪女的真真意,林叔怎能不受到急忙地说:

    「好啦!不用谢,为医生的我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健健康康地院,过几天你就可以院,别担心了!好好照顾她,小渝跟可的心儿。」

    一接受林爷爷的指令,心儿立答应地说:

    「我会的,林爷爷。」

    听着林叔所说的话,方渝也铭记在心并的回应并也说了答谢话语,现在她明白晨好不容易又获得一丝能活来的机会,说什么她都不会轻易放手。

    ☆、(30)Deep love ()

    葵亚晨一家结束国全程治疗后,休息数日后,决定在飞回到台湾之前要先搭飞机去英国跟亲自跟报告得来不易的平安消息。

    毕竟在当时婚礼所突发的一切虽未清楚告知,但心底边早能明白孙女并没有太过乐观,这便让她心变得郁郁寡,了无生气,正所谓心理因素间接影响生理,导致状况也渐渐地每况愈,到现在的几乎都仅仅能躺于床上,偶尔起让着苏菲陪着她散散步。

    但不过就在今日苏菲阿姨兴采烈的跑来告诉她宝贝孙女病治疗完毕同时还有来探望她的好消息,她说什么都要撑起走至客厅亲自迎接她们,更何况方才听苏菲稍稍透说她俩似乎领养了个可女儿。

    当三人一同走客厅,葵亚晨一见着因自己所发生的病而让面容挂上过多病容与忧愁的,她便立上前地心疼地拥抱住她老人家,难过且满怀歉意地腔调说着:

    「,对不起,让您为我担心了!我回来了,你孙女健康的回来了。」

    「回来就好,人没事就好。」

    这些时日来的担忧象是在这一刻瞬间瓦解,双手的回抱住前她宝贝孙女,动地落泪珠,瞧着为自己如此担忧,葵亚晨急忙地为其拭去,更不停地责怪自己的不孝顺。

    「,您别哭了!我回来了,回到您边,你该开心的,渝还有您的宝贝曾孙女也来看您了!」

    「小渝。」

    「,我们来看您了!」

    方渝也上前拥抱着因担忧晨而更加苍老数岁的,这时她也将葵心牵过来并说:

    「心儿….过去叫人!是曾祖母呢」

    「曾祖母……你好,我是葵心。」

    活泼的心儿上前像其二位一般用力地抱住,只不过小孩的过份让的难以站稳,一瞧见方渝脸稍稍变得严肃地说:

    「心儿,不可以这么没礼貌,不适……」

    察觉到瞬间气氛转变,急忙地牵住小手并说:

    「不要的……心儿这么很久没这么兴呢!」

    「…….」

    一旁看着的葵亚晨才想起来,她的女儿,心儿从与她们一开始生活似乎还有些不太习惯,总是不开说话总一人窝在房间画画,或许是方渝展现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