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8(1/1)

    不会照顾你。」

    小男孩此刻就是个领的孩王般立刻带领一旁数个小朋友,不停地再戏着被围圈圈中间的瘦弱小女孩。

    「我再说一次还我,我才不护士阿姨照顾谁,你还我东西,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

    不甘示弱的神,纵使瘦小纵使会被欺负,小女孩一想到那是母亲所留来唯一的品,倔地直说要他归还。

    「我不要…….有你抢的到再来拿?」

    挑衅一般的话语,小男孩不停地拿着手上的坠鍊在小女孩面前来回甩动,看着一旁的葵亚晨不语地静静地于一旁看着。

    忽地,小女孩准备伸手要抢时,却一不注意时被旁边的小孩趁机推倒在地。

    「哈哈,抢不到,抢不到就别想我还你。」

    小男孩瞧她跌倒样,彷彿就是得胜的孩王不停地甩动着手上的战利品开心的拍拍的离开。

    趴于地上并脸上沾满沙的小女生,忽地,抬起脸来便看到一旁坐于椅上的她,俩人神对视,一旁观看这一切的葵亚晨仅仅是冷冷地回望她,但彷彿方才的一切都与之无关,纵使前这个看起来像六七岁的小女孩被欺负也无动于衷。

    小女孩撇过这抹冷意的爬起来拍拍上的沙离开这公园时,葵亚晨猛然起并快速地走近其,站于其前,数秒之间便瞧见小女孩的泪缓缓地落,但她却不认同…………

    「泪不过是,但属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不就得拼了命地抢回来」

    话一说完葵亚晨便转离开仅留泪痕满脸的小女孩一人呆愣地杵于原地。

    过一天,又来到一样的时间,葵亚晨特意地支开方渝让她暂时跑至医院外买个东西,只不过正如她所料一样的景似乎又重演于前,葵亚晨象是故意一般准时坐于椅上。

    如同展开谈判的一刻欺负人的小男生还有跟着数名像跟虫的小朋友,嚣张地站于小女孩的面前首先开

    「又怎样,又想被我抢什么东西走。」

    小女孩象是鼓起莫大勇气般地决地要求前的小男孩说:

    「把属于我的东西还我。」

    「喔……还你,属于你的东西,但是我想现在这个东西应该从我昨天拿走之后应该就变我的才对啊!你有搞清楚吗?吕心月…..」

    一边不屑地说,小\男生同时一边也从袋将品掏同时间又象是炫耀般将它拿在前不停地摆着,大声地笑声丝毫不在意她所说的要求,只不过小女孩不理会他的说词,俩个小睛仅是地死命地直视那品,忽然一秒钟神又象是瞄准一般,猛然地伸手并趁他措手不及地瞬间立刻将它用力抢回。

    来不及反应被抢走的瞬间,小男生错愕地惊讶万分,一秒上前抢回的瞬间才发现小女孩早已拥抱怀中,双手不肯放开的模样。

    不知是否是恼羞成怒的原因,气得说不话来,急忙地咬牙切齿地说:

    「你这……家伙….你们赶快帮我抢回来,听到没…」

    瞧着一旁的人都没反应,急着大声使唤才令他们赶上前抢夺。

    过没多久数个小朋友扭打成一团,小女孩死命护着,不让任何人在有任何机会抢走她的品。

    过了几分钟,力消耗还有看她那不愿放手模样小男生们气地象是放弃一般悻悻然地离去。

    确定他们的离开,小女孩才抬起的时候,葵亚晨也早已走于其前,满意地地说:

    「很好,看来你把我的话听去……跟我走吧!我会给你能保护重要的力量。」

    瞧着葵亚晨伸大手,小女孩并将缓缓地小手伸,这一刻葵亚晨嘴角一抹难得微笑并牵着她走回房间。

    一开始当葵亚晨将其带回房间时,方渝一脸疑惑不知她是去何带回这小女孩,

    但明白其中应该是有所原因,方渝也不便在当过问,只不过瞧这小女孩一沾满沙想必是玩耍的关系,才开提议说:

    「晨…让我带她去洗个澡。」

    「嗯,谢谢妳,她的衣服我等等会派人送过来的,渝……麻烦你了!」

    葵亚晨谢谢她的温柔贴,毕竟是自己的突然决定,但她能这样理解真的令自己相当安心,瞧她又一脸困惑样,方渝担心她的并小小地唸她。

    「什么麻不麻烦,你这病人赶快给我去休息吧!剩的我来就好。」

    望着她二人背影慢慢地浴室,葵亚晨缓步地走至床前的矮桐木桌的屉拿一本A4纸大小数张的资料并坐着仔细阅读,其实昨天在遇见她后便派人去调查有关她的一切,其中得知这个小女孩名叫吕心月,因从小生就患有先天心脏闭锁症,其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负担着庞大的医疗费用,后来因劳过度便黯然去世,仅留微薄的保险金支撑着她目前的医疗费。

    只不过葵亚晨仔细地瞧着报告上写着,能治她的唯一方法似乎仅剩换心脏这一条路,但……社会是过份现实,没有金钱和权力的支撑普通人是无法轻易等到换心这一步,更何况照上面如此打的话,这小女孩仅存的寿命本剩不到两三年。

    葵亚晨沉重地轻叹气地自言自语地说着:

    「没想到也是个………跟她一样的小女孩…..」

    回想起当年小时候因病痛所遭受的折磨与苦痛,令葵亚晨明白这不是一般小孩能忍受的,或许正是这份该死的契机与缘分,对这神过份倔小女孩有说不亲切,让的她决定将她纳为亲人……

    当方渝满脸散发母光辉的帮其洗完澡并穿着好葵亚晨为其准备的合衣服走来,她稍稍地从小就留着的发后方渝牵着其小手走至沙发上坐着并用疑惑神直视地询问:

    「晨…….她叫什么名字。」

    葵亚晨清清咙,毕竟这也没经过她的同意她自己就私自决定,但她还是不改其过份直白个地说:

    「从今天起她会跟我们一起生活,成为你我的女儿,葵心。」

    小女孩愣呆住却也不语,似乎她此刻与方渝都抱持着同样的震撼与震惊,自己怎么突然会多个妈妈,跟女儿,俩人互看一,反倒让葵亚晨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语。

    「怎么二位对我所说的话是觉得哪里有问题吗?」

    方渝跟她的新女儿,过份默契地摇摇,或许是葵亚晨的决态度让俩人无法说哪里有异。

    「没有的话,很好,心儿,我叫葵亚晨同时也跟你说一葵家的规矩,既然你今天成为我们的家人,渝就是你最尊重的母亲,无论如何都得听她的话,陪伴她,但我并不会去约束你以后要选择的路。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