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1/1)

    「陪我有很多时间能陪啊!别这样想睡又撑着,走吧!回房间睡。」

    「嗯嗯…….」

    葵亚晨起将她一抱起,或许是太习惯这举动,从一开始的惊呼连连,方渝此刻就象是只小猫咪,双手环抱着她的肩,柔顺地窝在她的怀里。

    没走几步路,便到两人的寝室,葵亚晨小心翼翼地将她放至大床上,亲吻了一她的便说:

    「明天……晚上我们就发去英国。」

    「英国……….?」

    「嗯………没错,我说过我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除非你不愿意….」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

    葵亚晨拿一直挂于品,将其拿并将鍊解开,半跪于床边,柔声地说:

    「渝……你愿意陪着我吗?无论是这辈,还是……」

    方渝面对她如此突来的求婚仪式,忽地动的忍不住地落泪珠,边说着:

    「我……愿意,我愿意每一生每一世都陪伴着你。」

    当葵亚晨帮她将戒指上方渝才发现这戒指似乎是……象是想起什么方渝急着说:

    「这戒指…..难不成是当初你送我的那一枚戒指……但后来却因为与你分开就丢还给你,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没留着吗?」

    方渝的表示,葵亚晨起与之一同坐于床边,握起那只着戒指的小手象是把玩似地柔声地接着说:

    「想当初这可是我偷偷跑去打工,可是没动用任何一分一毫葵家的财产,只想为你而买的戒指,只可惜它待在你边的仅有短暂的日,现在也该归原主了!你说是吧!」

    「这事……..你怎么当初没跟我说…..」

    「说了又怎样呢!但……至少那时候的我可是为了老师全心全意的,至少不愿意把葵家千金的份也牵扯来,只想要你好好看着葵亚晨这个人。」

    「你真的很傻又很笨…….你这样又让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泪似乎又决堤一般,方渝回握着其手,想到她又这样傻傻了一些事,真的动地难以言语。

    「你就乖乖的待在我边就好了啊!这才是我想要的而已。」

    「我想啊!我想每一分每一刻都待在你边,但老天爷…….为什么那么残忍的不愿让你能够多停留时间呢?」

    一想起她俩所说的残酷事实,方渝真的真的难以控制自己,为什么老天爷连一让她能好好陪伴晨的时间也没有,过去不知浪费多少误解、伤害、隐瞒的时间,现在看着她自己真的有说不的懊悔。

    「渝……….时间什么的到这一刻我真的不在乎了!我不在乎老天爷留了多少时间给我,我只想珍惜与你相的每一刻,每一刻都将会是我最好的记忆。」

    「晨.....你别说了!我知,我不会再提的,我会想要珍惜现在,还有能够与你相的每一分每一秒…….」

    葵亚晨抚着她的容颜,这一刻她要仔细地瞧着方渝的脸庞,这令她眷恋的脸孔,令她无法自上她的一切,哭,又倔,又能为她人着想的好老师,好人,现在终于等到这一刻,葵亚晨忍不住地吻上她的

    俩人尖缓缓地碰,彷彿电一般地刺激,心脏激动动的律动是一致的,相互缠着的彼此最真挚的意,葵亚晨慢慢褪去两人的衣,如同拜女神似她直盯着她那白皙诱人的胴,吻不停地落在任何一,方渝的声更是不停恣意地表达她的望,当葵亚晨又再次碰到那熟悉却又她毫不迟疑地探,疯狂的意与激便在此刻瞬间爆发,这一夜她们藉由不断地碰,心意相通的探索彼此最意与想望,这瞬间她俩殒落于名为织的却也愉悦的拥抱着彼此。

    过了数小时,众人搭上飞机,专属空走近方渝的座位时,坐于一旁的葵亚晨声地说:

    「嘘…..不要吵醒她,昨晚她有疲惫……..」

    葵亚晨呵护地为她盖上毯让的上前关心的空急忙地退,瞧的一旁坐同班飞机的郁凉忍不住个嘴。

    「瞧你……让老师昨晚那么疲惫,就叫妳们别那么激烈,呵呵!」

    「有意见吗?看我们这么幸福,凉是羡慕还是忌妒啊!」

    这次葵亚晨没白反倒是用着挑衅的气说着自己此刻的幸福,一见着好友这样调晒恩,郁凉忍不住地撇过不想多嘴,免得她这孤单单人又被洗脸。

    「啧…一个人也过的很好……」

    「奇怪,我记得凉不就明明有个很要好的青梅竹吗?怎么会说是一个人呢?」

    「臭茉安,那壶不开提那壶,那只不过是个小时候的玩伴罢了!」

    「是啊!凉的那位玩伴似乎也是个很有个的女生呢!我记得好像是……」

    「停停停……现在应该不是讨论我玩伴的时候吧!应该这位预备准新人吧!」

    知郁凉不想在成为众人中的话题,连忙地赶转移。

    「是是是,是郁小说的没错,重是这前的准新人……」

    三人于飞机上讨论着婚礼的细节,只不过看在葵亚晨的里这等嬉闹的光景她还能享受多久,她的生命正如风中蜡烛一丁一丁燃烧殆尽,目光移到一旁安稳熟睡的她,自己心中不安的担忧正不停在酝酿。

    没过多久,直到婚礼举办当天,葵亚晨所邀之人皆是至亲挚友,其中主婚人当然是为不二首选。

    「!您的位置。」

    「很好,很好,能看到你的这一天,我相信你母亲也是相当开心的。」

    发微抓个利落造型,穿着一的白新郎西装,葵亚晨帅气地现于教堂里并扶着最疼她的至前面主位。

    「嗯…….谢谢妳,。」

    对于结婚这件事的支持真的对她来说是莫大的安心,毕竟上一辈的人都不太能够接受较为不太一样恋,但她明白是真心地希望她得到幸福,所以对于方渝的喜都接纳都是令她心的,这声谢葵亚晨心的动与激。

    今日参加此婚礼的人除了她的伴郎两位挚友之外,其中当地居住的廖静璇与柳秋妧当然是坐上宾,一见着她们场,葵亚晨立示意地,让着其他两位安排座。

    没过多久,会场的是她在商场上难得的好伙伴兼挚友裴昀希与严雪音带着其女儿裴柚瑜也难得的拨冗席。

    「昀希还有雪音,迎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还有我最可的姪女,柚柚」

    「葵姨姨,恭喜你.......要结婚了!姨姨一定会像跟麻麻一样幸福快乐。」

    听着童言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