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1/1)

    童声的可音调,葵亚晨更是心愉悦地抱起她动地说谢:

    「谢谢,有着柚柚的祝福,姨姨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柚柚过来吧!今天葵姨姨可是主角,可别让新娘等太久喔!」

    裴昀希笑笑地说着,小小调侃这比自己还憋扭的好友,今日能看着她得到幸福着实到份外开心,将女儿接手抱过来,三人也与葵亚晨说句话便座。

    一结束与她们的对话,这时蓝坊的友人,也是跟柳秋妧她们皆认识的夏梦昀与她的伴侣言诗正好也抵达会场,因为一些因缘际会也蓝坊成为其重要东,今日她们正是代表前来更是她邀请的观礼贵宾,由于时间迫,葵亚晨也仅能寒暄几句便走至红毯前等待。

    只不过毕竟这次的婚礼是办的有急促,有些较远的至亲朋友们着实是无法赶到,她倒也觉得没关系,因为这是她要给与方渝最重要誓言的一天。

    当陆续抵达教堂的友人都坐于椅上时,教堂的大门也被工作人员缓缓地打开,穿着新娘白纱并捧着捧的方渝正站她的前,也许是太过丽、太过耀,这一刻葵亚晨看呆了!

    郁凉推推似乎看新娘看到呆愣住的友人,偷笑地促地说:

    「这位葵亚晨小,别再呆站着,该把你的新娘牵过来了吧!」

    难得地耍笨样,让的在场众人微笑了一番,听着旁人的提醒,葵亚晨赶快步走至新娘的面前牵起她的手,慢慢地走上红毯,边走着方渝也偷偷地说:

    「瞧你刚刚的样,是今天的我不好看吗?」

    「怎么会,你永远在我的中永远是最丽的,穿上白纱的你更是迷人万分。」

    「贫嘴….」

    当俩人走至到教堂正前方,神父早已等待那

    当俩人站定位置时,神父清清咙并翻开圣经地向底二位询问地说:

    「方渝小,未来无论是好是坏,   是富有或是贫穷,   悲伤或快乐,   你都会好好着葵亚晨小,   珍惜她,护她,   纵使直到有一天死亡会将你和她分开,你也愿意着她,你也愿意嫁给她?」

    「我愿意……...无论生老病死我都愿意着她,陪伴她,纵使死亡将我俩分开,我也愿意着她,嫁给她,至死不渝…….」

    「葵亚晨小,未来无论是好是坏,   是富有或是贫穷,   悲伤或快乐,   你都会好好着方渝小,   珍惜她,护她,   纵使直到有一天死亡会将你和她分开,你也愿意着她,你也愿意娶她?」

    「我愿意,在我生命有限的时间我愿意付我的所有来着她,保护她,让她成为这是上最幸福的人。」

    神父得到两人同意的答案,接着继续地说:

    「俩位可以换戒指了!」

    彼此换完戒指后,葵亚晨轻清地掀开她的婚纱盖一吻,这时观礼的众人也不吝啬地烈拍手祝福这对新人,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无论是自己或者是她们能走到今日这一步,能得到幸福是多么不容易的事

    当婚礼仪式结束,俩人缓步地步礼堂,到了个阶梯新娘将捧,众人一哄而上的接到的是言诗

    方渝微笑地看着她,这时摄影师也要求众人一起拍张照片,正当葵亚晨与方渝正要踏上礼车前往宴客地时,她…….忽恶心,手摀了嘴咳嗽了一,葵亚晨不已为意的拿来一看,竟是鲜红的血……

    正当一秒葵亚晨坐上礼车当作若无其事的瞬间,脑中的昏厥袭来,一旁的方渝也立即发觉她的异状,急忙地关心询问:

    「晨……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你别多想。」

    或许是因为白总是太容易显现其他颜的存在,尖的她忽地见着她手里的不同颜,急忙地拉开她隐瞒的事实,一见着是鲜红的血迹,惊呼地说:

    「是血,晨……..什么叫我别多想,你都吐血了!司机快一送我们去医院。」

    不理会方渝慌张的决定,葵亚晨立刻阻止地说:

    「不可以……..我们还要去宴客现场。」

    一想到众人还在宴客会场等待着她们的现,这可是她俩期盼已久的日,说什么都不能就这样中断。

    司机听着葵亚晨定严肃地命令将车依旧往会场前时,方渝难得地动怒地说:

    「不准听她的话,给我去医院……否则后果自负。」

    「不…渝…..我要去会场…她们还在等我们!」

    明白方渝中的动怒皆是因为她,但她明白若错过此刻,她会不甘心,方渝将她有些挪动至自己的上,让越来越虚弱的葵亚晨靠着并说:

    「不…..这一刻你的生命比任何事还要重要,纵使她们还在等我们,我相信她们并不希望这发生,所以快,司机……送我们到医院。」

    葵亚晨正当要阻止她的举动,瞬间脑中的昏眩越来越烈,话都快说不清楚

    「不…….我不想破坏这辈与你在一起的最好时光……」

    「笨........跟你一起的每一刻就是最好的时间,这不也是你说的吗?」

    「我…….」

    话都还来不及说,葵亚晨立昏厥过去,急的她快哭地并摇着她并疯狂激动的大声促着司机。

    「晨........你醒醒,晨..........快,司机快送我们到医院………..」

    .............................................................................................

    Dear   各位喜的看倌们:

    这边个小小预告,尾声!

    还望多多支持囉~~~^^

    ☆、(29)Deep love (上)

    鼻腔窜着厚药味的病房,这是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诺大的病房仅剩她一人在煎熬等待,方渝让其他来关心的朋友们先行回去,毕竟大家忙了一天也疲累,而她早已换上的新娘白纱,现在仅能等待她的快快甦醒,不知为何对于此次她真的备惊慌,应该是从那时听见她的病时便早已将不安因存放于心底,只是自己不愿正视它罢了。

    方才的急救总算是将她的生命保住,但主治医生却有将一直帮忙治疗葵亚晨的医生,林叔的消息告知她。

    当林叔一听到消息特地从台湾坐飞机立刻赶来并直奔它所在的医院,一病房便见着前正坐于床边忧愁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