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4(1/1)

    关心。

    「叔叔,她如何了?没有事吧!」

    拉医疗罩,年者的林叔才缓缓地轻叹气,充满无奈地直视前的晚辈直说:

    「不是我说你们年轻人的,一是你,一又换她,你们当我医院很赚钱吗?真的是。」

    明白叔叔中的无奈,但对于她现在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方渝的一切,急忙地不让他的唠叨继续去,声截断叔叔的细唸。

    「叔叔,我知让您忙碌,但渝到底如何了??」

    前这才经历过生死关的可姪女居然如此她人,这倒是他让前所未见的,只不过对于葵亚晨不断地像问的探询,林叔才慢慢地说方才急救后的况。

    「唉,算了,总而言之还好你当立即送来,现在生命是保住,真是的安眠药不是给妳们用来自杀的。」

    一听到她居然是想不开而吃了安眠药,葵亚晨一震却也总算放心中的大石,因为她的挚仍是平安无虞,开心地再次问着:

    「真的吗?她已经没事了。」

    「是的,她已经被送到普通病房,等会应该就会醒来,别再拿生命开玩笑了。」

    再次叮咛着这些吃药的晚辈,只不过瞧的见此刻葵亚晨中仅有关心的她,他也就不再唸去,葵亚晨再次向三番两次帮助自己的林叔真挚地说声满怀谢,低地说:

    「谢谢您,我知,让叔叔您担忧了。」

    说完后,正当她三人要前往病房时,葵亚晨却被林叔再次地叫住。

    「小晨??你等等,我有话对你说。」

    一听见其话中之意,葵亚晨忽停来脚步并示意好友们的先行离去,毕竟有些话林叔是想跟自己私说。

    葵亚晨恭敬地回问地说,只不过就他的立场来说想要说的事恐怕只有那一件事吧!

    「叔叔,您有什么话想跟我的吗?」

    语重心地又再叹气,他真不晓得这辈要为她葵家,为这些晚辈多少心力,但…….事关生命他不得不说。

    「晨儿,你知的,叔叔所要说的话,难你不去作治疗纵使有那么一丝希望能够痊愈,你为何………就是要这样持不去国作治疗。」

    林叔的这些话她打从知自己患有这疾病就不断地尝试,或许当初葵杰还在世能她去,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与打击只不过是在缩短她的生命度,现在到她自己能主,说什么都不愿意去浪费时间在那些无用的事上。

    葵亚晨神透充满决的答案,仅是回答林叔的提问。

    「叔叔你别再劝我了!很多事求不来的,所以我宁愿将剩余的时间用于值得的事上,但我真的很谢您为我所的一切,林叔,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去病房看渝了!」

    葵亚晨象是不愿意面对似话一说完便转快步离去,连让林叔再说话一句的机会也没有,而辈的苦劝似乎对这固执的晚辈一也没有,他望其离去背影,果然是父女固执的皆是一样的,只可惜选的路却不一样……难这一切都是命吗?

    望着静静地躺于床上的那人,葵亚晨从不知原来在方渝的仍就无法忘却过去的一切,的确要忘却是很难,只不过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呢?难她不知只要她受到的任何一伤害都是等同于伤害自己吗?

    葵亚晨坐于床边的椅上凝视着她,脑海中却不断涌现这些日以来的片段与相的一切。

    这时躺于床上的方渝忽有动静,缓慢地睁开,嘴里小声地碎念着。

    「我…   在哪   …?」

    「渝……你醒了!太好了……你在医院,你一昏倒就上将你送到医院……你可不可以不要傻事了!」

    想起她昏厥那一刻,葵亚晨只知她彷彿灵魂就象是被离,完全地难以承受她自杀的一切,只不过躺于床上的她却不是这么想。

    「我…….没死,我怎么会没死呢!为什么,我这辈欠你太多,本无法还你啊!」

    不停的质疑自己的生存意义,方渝又陷自我的责怪与悔恨,葵亚晨将她抱怀中大声地说:

    「渝!别再说了!以后我的人生要有你的陪伴,你甩不开我的,渝,跟我结婚吧!」

    面对葵亚晨突来的求婚宣言,她完全不知所措,凭什么她还能够这样被她所,凭什么她还能够如此幸福……..或许这是那当时她决定自杀的来由,方渝面对这话的冲击,无法反应。

    「我…」

    葵亚晨比谁都还明白方渝所有的一切,也明白她的行为不就是为了罪恶,可是…….她不,因为她早说过,她她,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着她。

    不理会她的迟疑,葵亚晨握住她的手,直直地凝视着她并说: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或者你对我这将死之人到厌烦了」

    「不……我怎么厌倦呢!本是这个伤害你的我不上你才是…」

    「现在我们已无什么的上,我只要你如此简单而你呢?」

    不顾她的说话的小嘴,葵亚晨覆上,用着最简单的方式来倾诉她的满心意。

    一旁听着两人对话的泰茉安跟郁凉也瞧见此刻景也默默地退病房,将空间留给这一对的比任何人还要艰难的侣。

    「总算是……能暂时放心,这一对总是胡来。」

    郁凉总算脸上绷的表也算缓和来,想想这一对从以前到现在的一切真的算能写成八档,一旁的泰茉安也说着:

    「放心吗?现在应该是要换忙碌晨的婚礼的事吧!」

    提起方才好友的宣言,这也不代表着她们也要一起忙碌了吗!

    「嗯嗯…….地你想还能选哪里呢!」

    边走边说着,泰茉安展笑颜地直说:

    「还能有哪,不就是只有那儿了吗?」

    「谁叫我们有个顽固又不惜生命的朋友,害的我们得帮她这么多!」

    「你就这张嘴碎念,走吧,赶快来去准备才比较实际……」

    促着郁凉这个总碎念的友人,但她明白她俩这次总算是渡过所有一切,只不过………

    泰茉安甩开脑海浮现的其他思绪,这一次她这好友说什么也得拥有幸福。

    葵亚晨在医院陪伴方渝没数日后便将她接回家,这些日俩人仅是陪伴彼此,葵亚晨也将手上的工作全数拿回家中,瞧着她白天照顾自己,晚上又熬夜的理公事,恢复较好的方渝也是陪伴她的旁。

    「渝……想睡……就去房间睡啊!」

    「我想陪你啊!」

    瞧着她那一脸睡意,葵亚晨边说着边阖上笔记型计算机的上盖,起走到沙发她的旁坐轻笑的说: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