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万紫千红chun满园(1/3)

    番外三万紫千红满园

    九就在自己房间,这的确是整座岛上最安全的地方。

    没有九的命令,谁也不敢来这里。加上他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也没人会想到他失踪了或是遇到了困境。

    满园见到他的时候,他又被绳捆住扔在地上,脸上的,满园猜是原随云打的。

    王怜幸灾乐祸:他也是厉害的,一张嘴一碰,就能把所有人都得罪,只是可惜你没看到满楼生气的样,这可真是千年难遇啊!

    满园:听着怎么觉像是在说你?

    王怜:我的嘴可比他甜多了。

    满园:大哥别笑二哥。

    满园过去解开九的绳九自由后第一句话便是:你要我什么事?

    满园在心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上

    王怜挑眉:你知她找你是要你替她办事的?

    九不屑的瞥了他一:我被困在房间这么多天,她如果不是需要我给她办事,又怎么会直到今天才来找我。

    王怜有些搞不清九这个人了,说他聪明呢?他又经常不清自己在满园心里的地位。说他傻,可他在有些地方又很明。

    满园:不用你什么,保持你现在的状态就好!这可是能一次把她另外六个男人的仇恨值拉满的神人啊!

    九轻笑一声:那群男人不理你了?你现在是想用我来刺激他们,让他们自阵脚?

    行,我同意了。什么时候开始?

    王怜惊讶:你知还打算帮她?他更想不通了,九这样骄傲的男人怎么会主动给自己找绿帽

    九瞥了他一:不然呢?天要雨老婆要偷人本来就是不住的事,与其严防死守,得家里犬不宁,还让两个人生间隙。倒不如顺了她的意,这样她开心了,开心之余不但能念着我的好,心里还会对我有愧疚,她一愧疚对我就更好了。何况看着她开心了我也开心。

    满园搂住他的脖,在他脸上亲了一

    王怜:你能忍受自己老婆去偷人?

    九故作无奈:婚姻可不就是这样么,两个人要想久久,就得睁一只闭一只,放大她的优,无视她的缺九得意的说,而且,我包容她这一次,这样以后我犯了错,她要打骂我时,我拿这件事来,她不就不能向我兴师问罪了么。

    王怜没想到九竟然能说这样一番话。

    王怜以前觉得九人蠢,现在看来,九其实心里什么都知,他不说只是懒得说,或者他本就不在意。

    九还不忘嘲讽一把王怜:不过我说这么多,王公你应该也听不懂,毕竟你的母亲可是有一段极为失败的婚姻。

    王怜不笑:只可惜九公说的再好,也不过是纸上谈兵。

    言外之意也很明显了,人都没过门,就别装过来人的样给别人讲课了。

    咙一哽,难他不想和满园成亲吗?他想和满园成亲都快想疯了,但是满园每次都拿移规说事。

    九哪里不明白这就是个借,规矩都是拿来约束底人的,又如何能约束到满园,她摆明了就是不想负责任。

    但是这事,他和满园心里明白就行,面对竞争对手王怜九可不愿意落了乘。哪怕大家都无法买断满园,他也必须是最接近终的那个人。

    即便只有上是。

    九对着王怜摇摇,一副你不懂的表:两若是久时,又何须一纸婚书绑定。

    不等王怜反驳,九又说:王公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不要打扰我们这对久别重逢的夫妻了。

    王怜笑意盈盈:你们能重逢,可都是亏了我冒着生命危险告诉她你的位置,九公难不成想过河拆桥。

    九淡淡:那倒不是,只不过我们要开始商量破敌之计了,无关人员还请主动去。

    王怜直接坐来,把自己当成有关人员:你们打算怎么

    中算计:今晚你就知了。

    ···

    小老今天邀请了满楼一行人参加宴会,庆祝他女儿的十八岁生日。

    满楼一行人到岛上后,一直备受礼遇。现在主人小老邀请他们参加宴会,他们当然也不会推辞。

    叶孤城没去,他说宴会和他练剑的时间冲突了。

    都知叶孤城的决定不会有变动,也都知这是他持了数十年的习惯,小老便没有再劝说他。

    他们一走举办宴会的小阁,就见到人群中最瞩目的一对男女满园和九。

    原随云脸一瞬间黑了来:这个既心又没耐心的死女人,我这才给她几天的脸,她就去找别人了。

    找的还是原随云最讨厌的九,哪怕找楚留香,原随云都不会这么生气。

    原随云意识起了袖要去给九几个大耳刮,不对,是摘掉他一双睛。

    楚留香疾手快,一把握住原随云的手腕:原兄,你冷静来,你现在去了,不就被满园知你心里还很在意她,你知她这个人尤其擅蹬鼻上脸,今天你一个绷不住,原谅了她,让她得逞了。明天就是你们成亲了,她也还是会在外面找一堆蓝颜知己。

    楚留香在他耳边调:不要忘了我们约定好的事。

    最初的愤怒后,原随云冷静了来:我只是奇怪,她怎么会和九在一起。

    沈浪笑:也许这就要问问我们的好朋友王公了。

    众人齐刷刷回,看向姗姗来迟的王怜

    王怜一丝了坏事被抓包的惧怕和尴尬也没有,反而大方的笑:你们来的好早啊,怎么不等我一起来。

    西门雪冷冷:叛徒。

    王怜无辜:我错了什么事?怎么就成了叛徒?

    西门雪:呵!

    原随云:想要知你是不是叛徒很简答,你把衣服脱掉自证一清白。

    王怜牙关,死不承认,拒不脱衣:原公,你们到底在打什么机锋,我是不是叛徒为什么要脱衣服证明。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