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兄弟,一起死(1/2)

    好兄弟,一起死

    虽然无说不会把林仙儿带去少林寺,可就算他想带,满园和王怜也不会让他把人带走。

    开玩笑,满园亲手抓的人,怎么能让别人摘了她的成果。

    何况抓了梅盗不仅有那些被她祸害过的人家奉送的礼金,仁义庄那边还有一份赏金呢!

    虽然跟那数目几十万两的礼金一比,那几百两的赏金算不上什么,可蚊再小,它也是

    再说了,她把林仙儿往仁义庄一送,全天都知她移主破了这桩大案。

    还给她省了一笔营销费。

    更别说林仙儿本人也有不少私房钱。

    反正林仙儿半辈也用不到这些钱了,她满园就好心帮她收了。

    谁说一只羊只能吃一次!

    满园问:   无大师和南帮主明日是打算在兴云庄当众说明吗?

    无:明日上午我就和南帮主一起为李寻澄清,也为你们作证。

    南灵笑了笑向满园等人拱手:希望这件事结束后,还望诸位能给小弟一个机会,让小弟请诸位痛饮几杯。

    陆小凤笑:我也早就想与南帮主结识,和你痛痛快快的喝一次酒了。

    南灵也笑:择日不如撞日,我看等明日事一毕,就由小弟东,请各位畅饮几杯。

    陆小凤说:只要你不怕我们把你吃穷就行。

    南灵大笑:这么说来,几位是愿意赏我这个脸了。

    王怜正愁和丐帮搭不上线,南灵就自己过来了。

    真是瞌睡来了碰上枕

    王怜现在看着南灵就像看一只待宰的羊。

    味、多。

    因此,王怜也答应了明日赴约。

    满楼早就听说过南灵和无的事迹,虽然没有亲见过他二人,却也是神已久,于是他也答应了。

    满园没有答应:你们都去了,我如果也跟着去,那谁来看着林仙儿?

    南:我既然东,就不会让客人们有挂心事,区区一个林仙儿,我丐帮弟还是看得住的。

    然后,满园也答应了一起去。

    南灵又问司空摘星和楚留香。

    司空摘星见满园都去了,他当然也跟着去。

    楚留香笑:我只希望明天能尝到无亲手的素斋。

    无叹息:楚留香都开了,贫僧自然也得沾染些烟火气。

    满园对南灵等人拱手: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告辞了,明日再会。

    南灵又问:不知各位在何落脚,也好让小弟上门拜访

    满园说:如云客栈。

    说完,满园一行人又向南灵他们一一告辞,便要回客栈。

    楚留香的目光一直放在满园上,现在见满园要走,心虽然明日满园赴南灵的宴他一样可以见到她的脸,可他嘴却更快一步:等等!

    满园一行人停了脚步。

    司空摘星问:老楚,你还有什么事吗?

    司空摘星一问,楚留香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但他转念又想之心人皆有之,他只是好奇满园的容貌,又没有打算追求她,也不算是背叛兄弟。

    便对满园:不知姑娘可否卸,让在一睹姑娘风姿。

    在心里,实在是对姑娘的容貌好奇,便迫不及待的想亲见见姑娘颠倒众生的模样。

    楚留香说完,无和南灵的目光也落在了满园上。

    别说楚留香,他们刚才听了那么久的墙角,也很好奇满园的真实面貌。都想见见能让江湖第一人都惧怕的人究竟有多

    司空摘星在旁边冷笑一声。

    他没有说话,但这一声冷笑就已经将他的态度悉数表达了来。

    满园很脆的拒绝了他:卸这张面要等好久。我好困了,我要回去睡觉。

    楚留香摸摸鼻,他没想到满园会这么直接的拒绝他。不但直接,她的语气中还有生气和不耐烦。

    于是楚留香不敢再说话了,他觉自己要是再说去,这位姑娘说不定就要骂人或者打人了。

    他甚至还看到这位姑娘对他翻了个白,脸上神态直接就把他打成了好之徒。

    楚留香又摸了摸鼻,每个男人都不想在女人面前糗或者被瞧不起,尤其是这个女人还特别漂亮。可能等他年纪再大一,脸厚一就无所谓了。

    他虽然是喜人,但他却是用欣赏的目光来看待这些女孩。

    楚留香心里又在想是不是自己唐突了佳人,又补充:在绝对没有冒犯姑娘的意思,只是心生好奇。

    这次满园没有说话,满楼替她说了:反正明日我们都要赴宴,香帅何须急于一时。

    楚留香心说,他今天晚上要是看不到满园的样,恐怕这个晚上都要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但满园是听不到楚留香的心声的,听得到她也不会当回事。

    喜她的人太多了,她要是一一回应不得把自己累死。

    满园直接就走了。

    楚留香看着她的背影,觉得她的影是如此绰约,喃喃:今晚我肯定睡不着了。

    南灵一句话把楚留香拉回了神:你今天晚上不睡觉,难是去贼?

    无说:他本来就是贼,还是贼祖宗。

    南灵一本正经:我说的贼是采贼。

    楚留香不禁被这二人逗笑,他反问:刚才林仙儿拿剑指着她的时候,你们可有看到她是如何手制服林仙儿的。

    二人

    楚留香苦笑:就凭她这一手,你们觉得我还敢这采贼吗?只怕是有命去没命回。

    南灵拿胳膊肘搡了搡楚留香:牡丹鬼也风,你怕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