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满楼将祸shui东引到王怜huashen上(1/3)

    满楼将祸东引到王怜

    王怜先给林仙儿易容,他随便给林仙儿安了张丑脸,又粘了几粒大麻或者大黑斑敷衍一没细画的地方。

    反正画丑脸不需要技术量,毕竟也没谁会盯着丑八怪一直看,躲都躲不及。

    林仙儿:笑容逐渐消失。

    王怜也是振振有词:脸画的越丑,就越不容易被人看穿,林姑娘也就越安全。

    林仙儿眉的,她忍住暴起伤人的望,用她那比谷黄莺还要的声音说:可是极丑之人,不比貌之人更打吗?

    王怜说:极丑之人别人只会觉得稀奇,看一觉得倒胃就不会再去看了。况且林姑娘是江湖第一人,就算梅盗知你易了容也不会想到你会把自己易容成这样的丑八怪。

    林仙儿说:公能否将这些麻和黑斑除去?

    王怜斜了她一,一副没给钱还想给我增加工作量?的表

    真当他王公是勤快人了?他王公什么都会只是因为他聪明,和他勤不勤快一关系都没有。

    反正只要让人认不这是林仙儿就行,他面细不细呢!

    林仙儿看到镜里王怜那不耐烦的神,便想乖乖闭嘴,可她又看到自己现在的脸,她还是忍不住低声气的恳求他:劳烦公将这些麻和黑斑除去好吗?

    王怜叹了一气:谁叫公我天生就见不得女人伤心,好吧,我就帮你把这些黑斑去掉。

    林仙儿舒了一气,再多看几这张脸,别等梅盗来,她宁愿自己拿腰带往房梁上一挂,先自己了断自己吧!

    然后王怜再给她去掉了黑斑后,又在原来的地方黏上了几颗黑痣。

    林仙儿:

    林仙儿来之后,就满园了。林仙儿疑惑:我虽然不知易容改扮该怎样,可要将少主易容成我的样,不该让我在旁边给你当参考吗?

    王怜给了她一个白,又那副不耐烦的样:大晚上的,那么什么,反正也看不清脸,随便化个大概的样就行。

    林仙儿:

    这个人,真是敷衍到了极

    满园讪讪笑了几声,打破了尴尬:王公为人易容都是要收费的,因为他以前受过我一恩惠,便答应给我免费一次。

    满园潜台词:不收钱的,态度再差都担待吧!

    林仙儿:

    王怜恰到好的飞了个尖酸刻薄的白和冷哼。

    满园着脸,扬手让他屋:王公,您请吧!

    王怜拿腔拿调的了屋,满园像个孙一样跟在他后面。

    门一锁上,满园上变脸,抓着王怜锤他的。王怜鼠窜:你轻,轻

    满园哼了一声,不打了。王怜心里才松了气,手臂上就传来一阵阵剧痛。

    满园又在拧他的手。

    王怜笑嘻嘻的说:拧坏了我的手不要,累到你我可就要心疼了。

    满园:没事,才拧两三,哪里会累,起码得拧个四五十我才会觉得手酸。

    王怜把她的手拿来:你要是累了,待会儿哪还有功夫别的事。他在她手上亲了一,抬起神暧昧。

    满园抬:那你待会儿还有时间为我易容吗?

    王怜见她这样说,便知她也没反对。他自怀里掏了一个小布包,里面放着巧的面:昨天我们商量好之后,我就路过了一兴云庄,又不小心远远的瞧了一林姑娘,然后就制好了这副面

    他绕到满园后,从背后抱住她,嘴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好不好?

    满园冷声说:你知满楼就在门外听着吗?

    王怜用女人的声音家当然知,老板又不是不知家最喜勾引有主的人了。

    说是这样说,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

    满园见他用最小的声音说着最欠打的话,斜嘲讽:你真怂。

    王怜不反驳,吃吃的笑着:老板可怜可怜家,成全一家好不好?

    满园转过,反手就是一掌朝他脸上招呼,王怜握住她的手腕,在她手心里亲了一:老板要打,也该等家脱了衣服再打。

    说话间,王怜一抬手,又把脸变回了上次满园在百楼见到的那个女孩的模样。

    王怜主动去解她的衣服,话语间尽是绵绵意:宵苦短啊老板。

    时间迫,王怜不得不卯足了力气向前冲刺,他一想到满楼就在门外,心里的胜负就又被勾起,谁也不想在这事上逊一筹。尤其是满园捂住嘴,尽力不让自己发声音而被门外的满楼听见时,他心里简直嫉妒的发狂,更是拼命的攻击她让她叫来。

    他觉得自己并没多喜满园,但他希望满园喜他。

    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就算他知满园故意用满楼来挑起他的胜负,还是义无反顾的去。

    他王怜从不认为自己不如人,所以他就算不是那么喜满园,也想把她从满楼手里抢过来。

    他先前觉得只要引诱满园和他好了,就成功了,可当他看到就算得到极致愉的满园还是拼命压抑住自己,不让自己发声音的时候,王怜受到了莫大的挫败

    更让他生气的是,满园光顾着自己快乐,完全没考虑过合一他。

    满园哪有心王怜,她到就行了,啊不是,是她现在可是在满楼跟王怜开心。

    满园说我其实在心里愧疚过。

    满园又说,伤在我,痛在满楼心,还是双倍的。

    于是她只能化愧疚为愉悦,我开心就是我们兄妹开心,我不快乐就是我们都不快乐。

    虽然王怜不知是遗传自王云梦的原因,还是他个人天赋异禀,说不定还有偷加成。

    尤其是王怜着一张貌少女的脸。

    满园:双倍的快乐!

    ···

    极致的狂结束后,满园起穿上了衣服,不耐烦的踢了踢躺着跟个死鱼一样的王怜:别躺了,赶替我易容。

    王怜翻起从后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笑语呢喃:你怎的这么无,我们才刚刚好过,你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使唤人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