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1/2)

    寻宝

    原本怜星还想给第一次远门的无缺了两个侍女。但是满园不喜活动,她就喜独来独往,就算要和人一起合作,那也得找旗鼓相当的。带两个侍女什么,要发生事儿了她可没工夫和力去保护和照顾多余的人。

    再说了,她也不是个需要伺候的细人。

    门带够钱就行了!

    无缺亦是如此,他好不容易能趟家门,也不愿意侍女跟在边。

    师弟一拍即合,二人骑着快就往峨嵋山去,中途满园还顺路去看了一回满楼。

    除了问一问满楼会不会去沈璧君的婚礼,她更想看看满楼知自己遇到了的骗之后的样

    啧,满楼恢复的也太好了吧!

    说好的最放不是初恋呢?

    亏她还以为满楼二十多年一次谈恋,发现自己被骗了的后劲儿应该大的。就算没闹着上吊自杀也该整日借酒浇愁吧!

    结果满楼状态好的跟没遇到过上官飞燕一样。

    没得看满楼的失落憋屈样,满园果断的离开了百楼,直奔峨嵋山。

    虽然燕南天的宝藏是假的,可独孤一鹤放在那里的钱是货真价实的。

    万一冲着燕南天宝藏去的人中,有哪个在世欧皇误打误撞找到了独孤一鹤的财富。

    不行!除了我谁都不能拿走这些钱。

    想到这里满园越来越急切,没拿到手里的钱随时都有飞走的可能。

    越接近峨嵋山,满园的心就越来越快。

    和她相比,毫不知无缺就真的是把这次当成了公费旅游,邀月就是让他去看看燕南天的宝藏,没让他拿回来。再加上路上没了侍女看着,十四年没过移的他就像满园小时候养在家后院的狗,一门就撒丫跑,抓都抓不住。

    当然,无缺得好看又彬彬有礼,就算想撒丫跑,心里可是克制的,只是不时的和满园说想什么。于同满园大多时候都满足了他。

    于是逐渐膨胀的他提要把他在峨嵋山脚救的一个女孩,带着和他们一起上路。

    不行!满园决反对,她侍女都不带,还想让她带个陌生人?

    满园脑海中又浮现一个场景。半路救的楚楚可怜的少女在他们成功之际给他们来了个背刺,然后张狂的说,其实我是XX派来骗你们的,要怪就怪你们的心害了你们吧。

    这可都是陆小凤跟她说过的真人真事。

    师,咱们就带上她吧!无缺恳求,她的朋友还在峨嵋山上生死不明。

    满园嗤笑:我先不你是无中生友还是真有朋友在峨嵋山,我就问一件事。

    她面向少女:你武功多差自己心里没数?现在这个时候去峨嵋山的人是为了什么咱们心里都有数,来的人中不免有些许手,东西只有一份,就免不了要与人争抢。既然来了,为何不好牺牲的准备?

    少女显然不喜她的语气,泪怒:你既不愿带我去,我自己去找小鱼儿。

    满园耸耸肩,关她事。能救那名少女一命,此人就该意识到自己那武功的微不足回家去不再掺和江湖纷争了。

    之后的路上,无缺一直不发一言来表示对满园的不满。

    满园一向对别人委婉的请求当,不将自己的意思直白的说来总是拐弯抹角希望别人试图去理解的人,永远都是被欺负的一方。

    哪怕温和如满楼,行事作风也是颇为势,不但拒绝别人的请求时脆利落,表达自己

    意见时态度也十分。连多年好友陆小凤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他抬杠嘴。

    到了峨眉山上,无缺终于忍不住了,他质问满园为什么不能带上那名少女。

    即使生气,无缺的语气也不过是比平时稍微重一些,在满园里,与其说他是在生气,还不如说他是乞求。

    满园冷笑:我们有什么理由带上她呢?因为她那个快死的朋友?

    我们不能坐视不无缺气势上就输了她一大,被她压着不由得小声嗫喏

    满园抱:那我问你,我为什么要她朋友的生死,我是他们的爹妈吗?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万一她就是在骗你,打算在你找到燕南天宝藏的时候背后你一刀呢?焉知遇见你之前她是不是也用同样的说辞骗了其他人。

    无缺惊了,他自小住在移,直至今日才门,从未想过江湖中会有这么多险恶的地方。

    满园比他还惊,她在心里吐槽,大家都是吃一样的米大的,为什么无缺是傻白甜。

    她又斜冷哼问:看过西游记没有?

    无缺

    唐僧在山上遇到的孤零零的女的有几个不是要吃他的妖

    无缺恍然大悟:无缺受教了。

    就算她没打什么坏主意,你也已经救了她,她要再去峨嵋山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随她去吧。

    果然人还是不能太铁齿。她当时找的借无缺第一次门怕没有经验被人骗所以从旁指导,结果她就真的给无缺上课了。

    养孩真累,邀月以前还想过让满园照顾无缺。可满园别的不行,甩锅第一名,邀月有事儿找她的时候她就往府跑,老太和如令婚的时候她就跑回移

    最近邀月似乎是知她最近被的太狠,不敢回家,邀月有了底气就开始对她挑三挑四各嫌弃,甚至还断了她的经济。

    满园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人,邀月前脚用断她的粮来让她听话,后脚她就能在陆小凤找她帮忙对付霍休的时候顺推舟黑吃黑了霍休的钱。

    等她这回再把独孤一鹤的遗产接收,回去就买个山建个大别墅,不,一比一建个大观园。

    想到这里,满园越来越兴奋了。

本章尚未完结,请一页继续阅读---->>>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