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

    ?

     By 夏梦

    容简介

    从两人相遇的那一刻起,她葵亚晨,一位在上的千金财阀小居然被前再普通不过的学校老师方渝所引目光,她明白这是个艰困的开始却也相信着两人能够像有着乐结局的电影一样突破一切阻碍,但残酷的选择却也注定两人无法轻易的在一起的命运。

    而过了数年的再会却是象征着两人苦痛的开端,只因葵亚晨的心始终无法忘怀着那段刻话语:

    「你曾对我说过倘若两人之间拥有着恋可能,你愿意与我双宿双飞

    但我不能等,我也不愿意等到那般遥遥无及的可怜盼望

    此生.....我只需要你一人陪伴,无论你在如何地逃离我,躲避我,

    我都要霸的拥有你!

    纵使你已狠心地嫁予他人,我也誓言要将你抢回......!」

    埋于心的恋,她,葵亚晨说什么也要让它在这辈重新实现............

    ☆、(1)开端

    在台北市位于郊区的ㄧ栋建筑为十层楼的公寓其中一个楼层正上演着每位平凡幸福夫妻的门甜景,丈夫笑容满溢的唤着因结婚证书而证明两人关系的称呼。

    「老婆…我门了!」

    话毕仍带些许藕断丝连的满心不舍,   丈夫习惯地低轻啄粉颊,愉悦的心占满嘴角边扬起满心名为愉悦的笑意,双手仍眷恋着怀中环抱住妻的柔驱,

    「你该去上班…不然会迟到的…」

    对于丈夫总制造着两人间的幸福氛围,她…方渝也是到开心,只不过每每都如此也常被左邻右舍笑亏丈夫象是离不开她的小孩,ㄧ想到这里方渝轻推他那意犹未尽还连在己的双手,双颊洋溢地羞红地轻声提醒着。

    「但..比起迟到,我更想分分秒秒陪在你边呢!」

    丈夫忍不住心里的搔,仍搂住她的腰,嘴里说的甜言语更萦绕在耳边,每日早晨他总是难以抵抗在上班时看不见妻那八小时的痛苦时光,所以才在每天门前总盼望能多些时间与亲的老婆好好相温存便是属于他的幸福时光。

    「你…贫嘴…你赶快去上班吧!等会上班迟到可是会被经理狠狠责骂…」

    挟带着如糖般的戏腻话语,顿时方渝也因羞赧而瞬间胀红的脸颊,彷如初恋ㄧ般绽开朵的方渝才赶推开这总用如糖的字句捉她的丈夫赶促他去上班,免得又不知又要跟她腻在一起多久时间,毕竟送完他门之后她也得去学校上班。

    老婆的金言玉语他怎可不听,程东远立即如听到命令般的军人装作严肃样立正站好,手作势行礼般说着:

    「好好好,听你的话,谁叫…我你。」

    只不过当语说,低探吻也随即落于红,此次他并未眷留许久后便匆忙赶去上班。

    突如其来的亲吻,让的方渝嗔一后便回过神来扬起小手向已远走的丈夫稍稍轻挥示意,里仍不忘带着担心的注意。

    「上班小心……」

    当示意再见的挥手缓缓落时,一秒彷彿像想起什么似,手指尖不经意地轻抚上方才被丈夫吻住的红,双直望着已那已离去背影。

    这应该就是她所谓的平淡的幸福吧!工作还算不错且都是令人安心不已的丈夫,所有男人的那些像菸喝酒的坏习惯,东远都是没有的,完全就是个好好丈夫的代表,她其实也满谢老天爷能给予她这么一个好丈夫。

    方渝嘴角扬起一抹轻柔的满意微笑后并为了准备上班而顺势关上大门的剎那,一个猛然力立即如千斤重ㄧ般挡住她所有关上门的动作,一秒从门旁便透着有如猎豹一般锐利凶狠的揪着像极猎的她,双微启同时也唤着她方渝这辈再熟悉不过的称呼,

    「老师…好久不见…」

    这声调喊着再熟悉不过的唤叫,说话者的绪是冷淡…是愤恨的…是饱着这几年来无论是心所积存的怨恨、或只是她给予的悲伤都在这一声呼唤中找到宣,她……..葵亚晨,再次回来找上她。

    方渝清澈透亮的双眸投着完全不可置信的神,语气恐惧颤抖地喊着前的她所应叫的名字,更是曾经她无法忘怀却得狠狠遗忘的名字,她怎会现在这里,过去不是应该过去了吗?

    「亚…晨…」

    听着她蕴颤抖声音所喊来的不敢相信,葵亚晨本不愿等她原本接来要说的客话前便将大门生生挡住并将其拉开,被她猛然力所震退的方渝瞬间退到一旁大门后的墙角边,一秒那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立即将手伸向她脑勺后,另一大手也揽住她腰际,   迅速地低首如暴风袭来一样的快速攫住她的

    面对这突来亲吻举动让方渝本无法任何名为抵抗反应,被唤名葵亚晨的她则趁此机会用着双来侵略及攻占柔,吻的既且狂霸,任何一都不给她机会可以轻易挣脱,瞬间的剎那方渝的心便的又急又猛,瞪大的,但嘴里却彷彿就像快不过气来似…那般难以呼

    葵亚晨完全不温柔的动作,只剩的是夺豪取她那里的,吻了一段时间,用尾余光瞄着怀中的方渝似乎如沉迷梦境般意迷似无力,忽地,彷若像早已策画好的节似,葵亚晨猛然僵怀抱愤怒恨意的牙印恶狠狠地咬其

    双细微表层知觉神经迅速地传递撕裂般的疼痛,立即让她猛然推开前的葵亚晨,神中还存有方才的诧异并用手指抚着地说:

    「痛…」

    方渝看着手指腹上沾的些许鲜红血滴,同时红澄如的鲜血更潺潺于顺着角边而滴落,彷彿前的葵亚晨完全是故意为她褪去方才被所为的丈夫的男人所刻印的甜证明。

    「方老师,你…是我的…不是那愚蠢的男人的……懂吗?」

    葵亚晨咬牙切齿话语来宣告属于她的自主权,神如同隐忍怒火一般似,伸手指尖却不一也带有温柔地碰过她被吻的红不已的双,,因为她要方渝知纵使她已嫁人但只要是她的任何一仍旧是属于她的…葵亚晨的所有

    被她一都不温柔的力时,方渝立即意识地大力的拍掉她伸过的手,同时听到她话语中充满自大且狂妄的宣言,得方渝存于脑袋里仅剩的理智瞬间崩坏殆尽,毫不遮掩地大声地怒吼着前本应不该现的她说:

    「葵亚晨,你这个混……为什么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为什么…….」

    方渝一连串激动质问,一边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一章继续阅读!)